服务热线:0513-85321200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中心
英国退欧与国际航运业的影响
* 来源 : * 作者 : nthj * 发表时间 : 2016-06-27 * 浏览 : 384

      早在2013年,英国航运协会就对英国退欧发出警告,称如果英国退出欧盟,将严重打击英国航运业:“英国航运业低调高效地海运国内95%的进出口货物,留在欧盟对于保持英国贸易的开放度以及构建国内商品、人员与欧洲乃至全球市场之间的桥梁至关重要。”

  观点一:变革中,英国将逐渐沦为“酱油族”

  作者:航运界网特约作者、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有限公司法务与风险管理本部副总经理杨磊

  墨菲定律:如果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方式去做某件事情,而其中一种选择方式将导致灾难,则必定有人会做出这种选择。

  英国举行的脱欧******结果,再次印证了这条著名的墨菲定律。既然英国脱欧已成事实,英国又是传统的世界航运中心,每个航运人最本能的反应,自然是:英国退欧对我会有什么影响?

  首先,对于从事中英之间货运的群体而言,虽然退欧会引发英镑贬值,对购买力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但由于基数不大,影响有限;反倒是刚刚略有回升的中欧货运,受次影响是否会调头向下,值得密切关注。从长期看,英国退欧对欧、英双方而言毕竟是双输的格局,加上可能会有其他的连锁反应,欧亚航线接下来的货运量难以乐观。

  如果一个船东,在英国融过资,且合同的计价货币又是英镑,那么英国退欧对他而言可能是个好消息,英镑贬值至少在短期内可以让他偿债的压力轻松了不少。但是,英国退欧对于其全球金融中心地位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冲击,这不是一个假设性的问题,只是一个时间快慢的问题。

  说起英国,还有航运保险、航运法律等一系列衍生服务业,这些行业在短期内还会延续惯性,但不会持久。这些行业高度依附于金融和实体企业,随着英国脱欧的实质性启动,航运实体和金融巨头就会与昔日的大英帝国渐行渐远。更何况,目前正处在航运物流行业重新洗牌,商业模式加速迭代,运输、保险等公约规则急剧重构的时代,英国作为老牌的“庄家”,在这场变革中,可能只能慢慢沦落为打酱油一族。

  英国退欧事件,对于航运界的朋友,我个人的劝告是:

  1、 最近操作跟英国有关的货物,可能会占用你更多的精力,甚至可能会影响到你的休假。

  2、 如果你的资产负债表中有英镑的负债,恭喜你,那应该会让你的损益表更加好看。

  3、 如果你在英国有投资物流资产的计划,无论是码头、堆场、还是房产,可以考虑将这个计划适当地往后推一推。

  4、 如果你的欧洲总部设在英国,请尽快考虑选择在欧洲大陆的新址。

  5、 英国的海运保险,其实大部分是再保险,跟你的关系没有想象中的大。唯一可能还值得继续信赖的,可能是保赔协会。

  6、 虽然英国的学费听上去更便宜了,但千万不要送你的孩子到英国学习海商法,他/她今后可能很难靠这项专长吃饭。

  7、一个强大的欧盟是否对中国的大国复兴更有利是党和国家领导人考虑的问题,航运圈的朋友更关心的是欧盟和英国是否还能保持强大的购买力。

  观点二:对国际航运业影响不大

  作者:航运界网专栏作家、上海海事大学教授徐剑华

  2016年全球金融市场最大的一只黑天鹅终于煽动了它巨大的翅膀:刚刚,死傲娇的英国通过******的方式终结了跟死别扭的欧盟(及其前身)长达43年的婚姻!

  金融市场的动荡是短暂的,英国脱欧对世界贸易和航运业的中长期影响更值得考量。

  1、英国脱欧是对联合国一贯倡导的“贸易便利化”进程的重大打击。

  世界贸易组织(WTO)以及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一贯倡导和努力推进的“贸易便利化”进程遭遇重大挫折。

  英国退出欧盟将给英国同欧盟经贸、人员往来及双边关系带来巨大冲击,意味着英国需要重新与欧盟各成员国协商经贸合约。英国将失去欧盟成员国身份,退出关税同盟以及单一市场。

  欧洲一体化是人类迈向大同世界的一次伟大尝试。英国成功脱欧,意味着欧盟面临解体的巨大挑战。未来或许会有更多的国家举行脱欧******,欧洲一体化进程遭遇重大挫折。世界经济一体化、全球化遭遇重大挫折带来的后果是世界贸易增长放缓,国际航运业的运输需求增长也随之放缓,运力过剩的困局将更加严重,航运业复苏的前景更加遥远。

  2、英国与欧盟国家之间的物流成本上升。

  一是英国与欧盟国家之间的贸易运输不再享受原来的自由贸易协定的关税优惠、国内运价和内贸货物的种种港口费率优惠。

  二是原来英国与欧盟国家之间的海上运输享受一国沿海运输权(cabotage)的保护,现在这种保护不复存在。比如,一艘挂英国国旗的船在从事英国-欧盟班轮航线经营时,在欧洲沿海不能捎带欧盟成员国内部的贸易集装箱货物,反之亦然。取消捎带将导致舱位利用率的下降和运输成本的上升。

  三是cabotage政策为了保护本国的造船业和航运业以及就业岗位,必然实行“国轮国造”政策,以及规定船员中的本国公民最低比例。类似这样的保护政策必然导致行业垄断,以及造船成本、航行成本和人力资源成本的成倍上涨,并进一步推高物流成本。

  3、伦敦的国际航运中心地位进一步衰落。

  失去了欧洲大陆航运业的支撑,伦敦的国际航运中心地位或将进一步衰落。在硬实力方面,从港口实体来说,以英国6000万人口的体量,本土腹地内的货运量需求同欧盟5亿人口相比微乎其微。英国的菲利克斯托、南安普顿和利物浦港的集装箱吞吐量中,相当大比重的货物是欧盟国家的中转运量。英国脱欧以后,其中一部分货物可能会在欧洲大陆寻求中转港,比如鹿特丹、汉堡、安特卫普和勒阿弗尔等港口。英国港口的吞吐量增速可能变缓。

  在海事法律与仲裁体系、保赔协会、船舶经纪、行业协会、海事咨询、出版与信息等软实力方面,伦敦历数百年来打造出来的实力首屈一指,无与伦比,在可预见的未来,优势不会旁落。但是英国脱欧可能逐步缩小伦敦同世界其他国际航运中心之间的差距。其中直接受益的是纽约国际航运中心,间接受益的包括东京、新加坡、香港、迪拜和上海等国际航运中心。

  从总体上来说,由于英国在世界经济、贸易和航运总量中所占的比重都比较小,所以英国脱欧对世界航运业的影响不大。

  最后,让我们祝福那个孤独前行的英国!